办学热潮中的迷途羔羊——近十年倒闭国际学校梳理

文|马征


近年来,国际学校行业发展势头良好,全国范围内每年都有数量不少的国际化学校诞生,但在这繁荣背后,亦有不少国际学校走丢,没能找到合适的发展之路。新学说梳理了这十余年来遭遇倒闭的国际化学校,希望能给行业人士一些启发,在办学成为热潮的行业现象背后,有哪些问题需要思考。

 

天津杰美司国际学校



杰美司国际学校由全球最大私人教育集团GEMS兴办,学校设有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其中小学至高中阶段只面向天津地区外籍子女招生,幼儿园对中外儿童均开放。学校幼儿园部于2013年3月1日开园,小学及高中部同年8月30日开学。在2014年6月30日,杰美司国际学校正式关闭。


该学校是由中新天津生态城引进,为生态城内重点教育项目之一。因为学校小学至高中阶段的招生只面向外籍人士子女,生源成为学校面临最大问题。杰美司在项目设计之初,预计可容纳学生数量多达2000人,但在经营过程中,在校生数曾低至几十人。如此巨大落差,让杰美司难以自负盈亏,开办仅1年多就正式关闭。


深圳唯致国际学校



深圳唯致国际学校是深圳大鹏新区首家国际学校,该学校只开设高中部。教学课程采用A-level和AP为脉络的国际课程,办学规模达到18个班,500名学生。该学校2015年9月11日正式开学,完成一次招生后,第二年即停止招生。


深圳唯致国际学校预计学生容量500人,但在第一年招生中,报道的学生只有150人左右,足见招生困难问题有多明显。而据《广州日报》和新浪教育等报道,该校并不具备国际学校完整办学资质,并不能提供优质教学服务。以上两个原因,导致学校开办一年即停止招生。


重庆QSI国际学校



重庆QSI国际学校由重庆沙田区政府引进,为重庆当地外籍人士子女而建。该校招生对象涵盖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各个阶段。课程体系包括美国核心课程、IB课程和AP等主流国际课程。该学校2006年开办,经营不到8年时间,正式宣布停办。


重庆QSI国际学校所遇到问题也是生源困难。学校预期学生数为50人左右,但最多在校学生数为29人。较少学生数,让学校在经营一段时间后,无法正常运转,宣告停办。


上海CIA国际学校


上海加拿大CIA国际学校创建于2004年,位于上海市闵行区老沪闵路,是由加拿大安大略省教育部注册,引进安省国际高中课程,加方注册教师执教,颁发加拿大安省高中文凭、由加拿大安省教育部领导的全日制海外国际高中。


2016年爆出该学校涉嫌作弊及成绩作假问题,2016年4月加拿大安省教育厅对该校进行调查,发现该校并不具有海外办学资质和能力,于是在2016年7月终止与该校合作,停止向该校颁发安省学历。如今,上海CIA国际学校已停止招生办学。


南洋国际学校


南洋国际学校,曾经中国第一民办教育品牌,在国际教育发展初期影响力巨大。1993年起,南洋教育集团在全国范围内建起10所豪华贵族学校。15年一贯式教育,西式现代化校园以及完备配套服务设施,让南洋这个品牌红极一时。


但在2005起,这个贵族品牌短时间内全部倒闭。南洋发展过程中,采用教育储备金模式筹集资金,简单说就是面对家长进行众筹,这种发展模式可以让集团短时间内筹集到扩展学校资金,所以南洋可以在短时间内新开多所学校。但这种发展模式,和非法集资无异,到了储备金偿还时间,资金匮乏问题便显现出来,并引发一串连锁反应,资金链中断,南洋这个品牌短时间内轰然倒塌。不健康的资产运作模式,可以说是毁掉南洋的直接原因。


江西美佛儿国际学校



江西美佛儿国际学校,是美佛儿国际教育集团旗下学校之一。2004年正式开学,10年经营至2014年,学校出现资金链中断情况,无法正常运营,于2016年正式宣布倒闭,由法院接手进行破产清算。


据中国国际教育网报道,美佛儿破产是因该校也采取类似教育储备金模式办学,该校创始人在挪用学校向家长提前预支的储备金进行其他投资时失败,致使学校资金链断裂。


瑞金国际学校


瑞金国际学校有三所,分布在北京,上海和天津,截止2013年,全部倒闭。天津瑞金国际学校修建最早,2000年建成招生,但在2013年因校长携资产外逃,学校倒闭。上海瑞金国际学校2003年建成招生,在学校经营过程中,爆出过外教无证上岗事件。2013年,因负债过多(包括教师,学生,校车等服务供应商),学校倒闭。北京瑞金国际学校2011年建成招生,学校教师因工资纠纷,纷纷离校,2013年,学校倒闭。


瑞金国际学校的部分劳资纠纷问题至今还未解决,可以说是不诚信经营的典范。甚至上海和天津的学校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北师大二附中汇才国际学校


北京师大二附中汇才国际学校是北师大二附中与北京私立汇才中学携手创办的一所混合所有制的民办私立学校。学校与2015年9月开办,2016年1月正式关停。据我们了解,这所学校关停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不诚信办学,建校承诺的篮球场和标准跑道,并未兑现,被学生家长举报,二是国际学校办学资质没有审批通过,曾被小汤山政府要求封门。但最终学校被北师大二附中和昌平区政府勒令停办。


苏州高新一中QCE课程国际班



苏州高新一中QCE课程国际班是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与澳大利亚共同成就文教集团合作,经高新区教育局审批通过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2014年9月,正式对外开班,首批招收学生22人。经过两年办学,于2016年停办。


该国际班停办原因是存在非法办学情况。苏州市高新区教育局越级审批赋予该班非法办学许可,苏州高新一中在办学过程中存在挪用公款,变向向学生家长敛财情况。经澳大利亚共同成就国际文教集团中国区负责人陈鹤曝光,该国际班违法办学过程得以公之于众,后经有关部门查处,苏州高新一中QCE课程国际班被取消。



办学究非易事。成立学校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如何在接下来的运营保证学校健康发展,顺利运营下去,是诸多办学者需要重点思考的问题。梳理上述已经关停的学校,不难发现,资金,生源和办学资质等因素是国际学校生存之关键。

探究国际学校生存之道,本文只是开头,近期,新学说还将推出后续文章,邀请国际教育业内专家来分享办学经验,希翼能对办学者有所启发。